戴高乐与古德里安的交锋——蒙科尔内战役(上)

1940年5月14日,在中路进攻法国的A级团军群克莱斯特装甲集群的先锋部队第19装甲军。在古德里安的指挥下奇袭成功,夺取了马斯河畔的色当城并成功渡河,并于当天接到了直取英吉利海峡。

对二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个关注,未来这个小小的头条号会成为头条里面二战资料最详细的资料库。

1940年5月14日,在中路进攻法国的A级团军群克莱斯特装甲集群的先锋部队第19装甲军,在古德里安的指挥下奇袭成功,夺取了马斯河畔的色当城并成功渡河,并于当天接到了直取英吉利海峡,战略上包围盟军主力的命令,直接威胁北段正在与德国B集团军群僵持的盟军精锐部队的后方,德国突如其来的攻势以及己方战场上的一系列失败,使得法国方面的最高统帅部一片惊慌,而前线如瘟疫般蔓延的谣言,也让法国人有组织的抵抗迅速的崩溃,成建制的脱离了阵地,不过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却仍然有着少数的法军将领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戴高乐与古德里安的交锋——蒙科尔内战役(上)

1940年5月10日至16日的西线态势图,简单的标注下古德里安第19装甲军的位置

所谓是乱世出奇才,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整个人类社会的激荡之中,不单单的造就了大批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就连科技领域、思想领域和文化领域,也因为人类社会剧烈的变革,也产生了为数众多的大师级人物。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师们逐渐的凋零,整个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也趋于平庸。回到正题,尽管法国在二战之中的表现相对可耻,但是却不代表着法国没有出现过大师级的人物,夏尔·安德烈·约瑟夫·马里·戴高乐将军,人们大多数时间只记得其是在二战期间领导自由法国运动和在战后带领法国重回大国地位的政治大师,但是却忽略了他伟大的军事家和作家的地位,较之保守的法国军方高层,当时职位仅仅还是一名中校的戴高乐先生,在1934年就编写了《未来的军队》一书,就清晰的指出了装甲部队和制空权在未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注:关于戴高乐先生的装甲作战理论,网络上有着一些质疑的声音,认认为纯粹是杜撰的资料,但经过资料对比分析,可以确定戴高乐先生的确是近代闪电作战理论的先驱之一)。

戴高乐与古德里安的交锋——蒙科尔内战役(上)

身着戎装的戴高乐中校

尽管戴高乐中校在军事理论方面远远的走在了当时世界的前面,但其命运和当时大多数国家的中青年军官一样,其先进的作战理念被高层那些官僚们嗤之以鼻,而法国也在深沟大壑,高强壁垒为核心的防御作战理论上越走越远,甚至在坦克的研发上,也走上了加厚装甲、加强火力、放弃机动,将其打造为支援步兵防御作战移动堡垒的道路。当古德里安打破层层阻力将装甲作战理念付诸实践,并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装甲部队的时候,戴高乐却因为不被其上级喜欢,险些未能获得晋升的机会,如果不是其多方奔走,最终在1937年底成功晋升为上校,只怕是世界上就此就会少了一位伟大的政治家。

戴高乐与古德里安的交锋——蒙科尔内战役(上)

1929年的古德里安少校(左)

1937年7月13日,戴高乐先生终于获得了将自己的军事理念付诸实践的机会,被指派为第507装甲团的指挥官,并以此为阶梯,一步步成为了被大众所熟知的公众人物。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戴高乐以职业军人的眼光审视了这场战争并迅速的在10月份就撰写出了名为《装甲兵的到来》的报告,并提交给了法国的高级指挥机构,同时开始动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开始运作相关事宜,但是官僚气息严重,行事拖沓的法国军事指挥高层,一直到40年的2月才回复戴高乐先生,并应允其一旦法国组建一支独立建制的装甲师的时候,他将被指派为师长。3月下旬,戴高乐终于得到了确定性的消息,他将在40年5月15日之前,获得一支新组建的装甲部队的指挥权。

戴高乐与古德里安的交锋——蒙科尔内战役(上)

1940年5月16日至21日的西线态势图,简单标注下戴高乐和古德里安麾下部队的位置

所谓造化弄人,戴高乐先生还未来得及在装甲作战领域大展身手,德国就忽然发动了侵略战争,1940年5月12日,战争进行了两天之后,戴高乐才被匆匆的指派为新组建的第4装甲师的指挥官,由于时间紧迫,当戴高乐先生接手这支新部队的时候,该部队还没有完全组建完成,其力量只包含有原来计划力量的三分之二。5月13日,到岗的戴高乐上校接到了带领这支包含有85辆坦克和5000名士兵的部队对德国军队展开进攻的命令,以此来为第6集团军争取到在阿登地区重新部署的时间。戴高乐和古德里安,两位近现代历史上伟大的军事家,有了带领着各自的装甲部队,面对面碰撞的机会。下期文章预告,《戴高乐与古德里安的交锋——蒙科尔内战役(下)》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二战资料局的头条号,更多二战资料持续归纳、整理和放送。

"戴高乐与古德里安的交锋——蒙科尔内战役(上)"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