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筹钱建墙计划又被“叫停”

近日,加利福尼亚州北区联邦法官海伍德·吉列姆以行政部门试图绕开国会为由,叫停了特朗普通过宣布“紧急状态”以推进边境墙建设的决定。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小方

美国总统特朗普兑现修建美国南部边境墙的竞选承诺再次受挫。

近日,加利福尼亚州北区联邦法官海伍德·吉列姆以行政部门试图绕开国会为由,叫停了特朗普通过宣布“紧急状态”以推进边境墙建设的决定。特朗普随即对此予以抨击,并称将很快就此提出上诉。

特朗普筹钱建墙计划又被“叫停”

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墨边境墙附近视察。   视觉中国 供图

建墙广受非议

为了修建广受非议的美墨边境墙,特朗普几乎是挖空心思,想尽了办法,但迄今仍只是“想墙兴叹”,束手无策。

继让墨西哥为建墙“买单”的豪言落空后,特朗普又以让联邦政府停摆相要挟,要求国会为建墙拨款,但却遭到了在去年中期选举中重新夺回了众议院多数的民主党的坚决抵制,致使美国联邦政府在去年底、今年初陷入了历时35天的美国史上最长停摆期。

尽管如此,特朗普并未能从国会要到任何建墙款,最终不得不寄望于“再议”,并同意恢复美国联邦政府的正常运转。

紧接着,特朗普又于2月15日发布总统令,宣布南部边境进入紧急状态,决定从五角大楼等联邦政府部门抽调80多亿美元,用于修建边境墙。

3月,美国国防部通知国会,已同意调拨10亿美元。据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沙纳汉给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的一封信,这笔款项将用于修建尤马和埃尔帕索地区57英里边境沿线18英尺高的围栏、改善道路和其他设施。

参议院民主党人对此表示强烈反对。参议院军事建设小组委员会、退伍军人事务委员会及相关机构的民主党议员联名致信沙纳汉表示反对。他们称,五角大楼在向委员会通报之前并未寻求许可。

他们在信中说,“我们强烈反对划拨资金(修建边境墙),且执行划拨资金的部门并未寻求国会批准,这违反了国防拨款规定”。

在4月视察多年前就批准的南加州的一段边境围栏的重建工程时,特朗普还宣称,这是他承诺的边境墙的一部分。当一名边境巡逻员介绍这段编号“第45段”的边境墙“令人骄傲地防护了美国边境”,并给予了前线边境巡逻人员“有力支持”时,特朗普更充满信心地说,“我们建了许多(这样的墙),它比以前的墙更好更有效。”

特朗普还宣称,今后两年,将在约400英里的南部边境上筑墙。这被外界评价为“一个野心勃勃的目标”。原因是,现已建成的654英里边境墙,在得到美国国会批准及拨款的情况下,也耗时多年才完成。

特朗普要上诉

对于吉列姆的裁定,彼时正在日本进行国事访问的特朗普随即作出回应,指责这一裁定将“不利于边境安全,而是有利于犯罪、毒品和人口贩卖”。特朗普说,他将尽快对此提出上诉。

吉列姆的禁令指出,在法院审理对特朗普政府绕开国会支付修墙款提出的诉讼期间,使用未经国会拨款的钱修建边境墙的工作应暂停。他说,如果政府被允许在其行为合法性仍在审理期间继续进行相关活动,将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据报道,由五角大楼拨款10亿美元资助的边境墙原定于5月25日开始施工。而吉列姆在施工前一天“叫停”。在5月21日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次集会上,特朗普曾放出豪言,边境墙“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正在建造”,并宣称会在明年年底前建成“近500英里”。

吉列姆在裁定中称,“当国会拒绝行政部门提出的拨款请求后,行政部门只是找了一种在无国会授权的情况下筹措这些资金的方法,这与从建国初期就开始的基本分权原则相违背”。

吉列姆还特别指出,国会对联邦支出有绝对的控制权,即使这种控制可能会让行政部门在其认为重要的议题上感到挫败,“这不是我们宪法体系中的一个缺陷,反而是一个重要的部分。”

本诉讼是在特朗普宣布美国南部边境进入“紧急状态”之后由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代表塞拉俱乐部和南部边境社区联盟提出的。

原告指称特朗普政府的做法违反了美国宪法。根据美国宪法,政府支出授权隶属国会,在没有得到国会授权的情况下,总统无权使用纳税人的钱。

在吉列姆宣布禁令后,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表示欢迎,称这是“我们制衡制度、法治和边境社区的胜利”。这一组织还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特朗普反复承诺建设边境墙的视频进行讽刺。

众议院进步派联线共同主席、民主党众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尔也对法官的禁令表示欢呼。她称,“特朗普的‘名利墙’,不仅浪费钱,也违背我们国家的价值,很高兴看到它被法院阻止!”

由于特朗普政府尚未确定另外一笔由国防部转移的36亿美元资金的最终使用计划,法官没有裁定这笔资金的合法性。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在声明中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开始非法地转移额外资金,我们将重返法庭。”

纠纷不会停歇

分析人士认为,自特朗普通过宣布紧急状态绕开国会建墙以来,已经遭遇一连串的法律诉讼。未来,围绕“紧急状态建墙”的法律纠纷仍不会停歇。

这次叫停“紧急状态建墙”的裁定,也再次凸显了美国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中行政和司法“二权”之间日益激化的矛盾。

特朗普直指吉列姆为“又一名奥巴马任命的法官‘活动分子’”。吉列姆由前总统奥巴马提名,于2014年出任加州北区联邦法官。

特朗普与司法系统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去年11月,特朗普就因“奥巴马法官”一说,而与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发生“口水战”。这也是美国历史上的首次。

当时,美国联邦法官乔恩·S·提加尔否决了特朗普的移民庇护禁令。特朗普大为恼火,狠批设在加州的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有偏见,并直指提加尔为“奥巴马法官”。罗伯茨随即罕见地回应称,“我们的法官中没有所谓的‘奥巴马法官’或‘特朗普法官’。”

就在吉列姆对“紧急状态建墙案”作出初裁前几天,由奥巴马提名的华盛顿地区法院联邦法官阿米特·梅塔在“国会传票案”的裁定中支持了国会,给予特朗普抵制国会民主党调查的努力以“沉重打击”。

梅塔在长达41页的意见书中驳回了特朗普阻止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发出传票的请求,并称国会可以调查总统的利益冲突和道德问题。梅塔称,“法院清楚地知道本案涉及美国总统的私人和商业记录,但就是否在上诉期间给予中止传票的问题上,总统适用的法律标准与其他任何人相同,没有特权。”

梅塔还称,国会曾两度对时任总统尼克松和比尔·克林顿可能涉及非法的活动进行调查。他说,“本法庭不准备逆转历史潮流。”

特朗普批评梅塔的裁定是“可笑的”,也是“完全错误的”。

这也是美国司法系统首次“介入”特朗普与国会民主党之间正愈演愈烈的“监督”与“反监督”的争斗。

可以预见,特朗普政府与美国国会的“缠斗”短期内不会停歇。未来,围绕就“紧急状态建墙”极有可能再次提出的法律诉讼,特朗普政府与美国司法部门间的“斗法”也将持续下去。

"特朗普筹钱建墙计划又被“叫停”"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