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德府疑案(今古奇案)

文、王树恩清朝乾隆年间,归德府大名鼎鼎的尚益才尚员外被人杀死在自己的书房里,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归德府。

文、王树恩

清朝乾隆年间,归德府大名鼎鼎的尚益才尚员外被人杀死在自己的书房里,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归德府。原来,尚益才仗着自己的兄弟尚益臣是京城的三品官,虽年近六旬,却无恶不作,所以他的死让归德府的百姓人心大快。可是新上任的归德知府马定安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马定安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迅速找出凶手,将其法办的话,尚益才的弟弟尚益臣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轻则丢官,重则丢命,更重要的是归德府的百姓也有可能要面临一场灾难。眼下之急就是迅速找出凶手。

几经摸查,马定安得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尚益才被杀的当天张二保从尚府门前经过,不想尚家的看门狗一下子从门洞里蹿出来,对他又撕又咬,张二保又惊又恼,一脚将那只狗踢折了腿。尚府的狗被人踢了,这还得了?当天下午,尚益才就带着管家尚武和几个家丁到张二保家里又抢又砸,还一脚将张二保年迈的老母亲踢倒在地,老母亲磕在门槛上,撒手西去。张二保又气又痛,扬言要杀死尚益才。

归德府疑案(今古奇案)

很显然,凶手极有可能就是这个张二保。马定安马上命令衙役前往拘押张二保。很快张二保被带来了,衙役还在他家后院的草丛中找到了几张银票,而票号正是尚益才的,这更加重了张二保的嫌疑。

马定安一拍惊堂木让张二保交代他是如何杀死尚益才的。张二保大喊冤枉,可是他又提供不了昨晚不在现场的证据,也解释不了那几张银票的来历。马定安当下决定先将张二保关押起来。

一夜不眠,马定安又想到了此案的许多疑点:尚益才被杀当晚,尚府中的十几条看家狗为什么一声也没有叫?而且尚府的院墙足有五六人高,一般人不可能爬进去。能做到这一点的有两种可能,一是凶手功夫了得,二是凶手根本就是尚府中人。尚益才的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在胸口,而另一处则在咽喉,而且刀口不一致,显然是两种凶器所致,按照常理,凶手杀人一般不会带着两种凶器。

種种疑点,放到张二保身上好像都解释不了。那么会不会是张二保买凶杀人呢?好像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张二保靠编席为生,每天的收入仅供母子二人糊口,根本就不可能有钱去请什么杀手。再说了,如果尚益才的死真是张二保所为的话,他明知道自己的嫌疑最大又怎么可能还若无其事地呆在家里,还如此不小心地将几张尚益才的银票遗落在自家屋后的草丛里呢?

这些都非常不合逻辑,马定安越想越肯定,尚益才的死与张二保没有关系。一定是有人知道张二保和尚益才的矛盾然后杀掉尚益才,嫁祸给了张二保。马定安决定先将张二保释放,只要张二保一放出去,真正的凶手也许就会自己露面的。

第二天一大早马定安升堂,宣布张二保杀人证据不足,予以释放回家。谁知道他刚说完,跪在堂下的张二保就大声喊道:“尚益才是我杀的。”马定安吃了一惊:“张二保,我已宣布你无罪,你为何又说尚益才是你所杀?”张二保哭着说:“青天大老爷明鉴,尚益才真的是我杀的。他打死了我的母亲,我要杀死他,为母亲报仇。”马定安疑惑了,他又问:“是不是有人逼着你承认?”

“没有,杀了人就该偿命,再说了,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只求一死。”张二保说。

“那我问你,尚益才的院墙足有七八人高,你是怎么爬进去的?”马定安问。张二保说:“我从小就喜欢爬树,练就了一身爬高的本领,尚府那院墙根本就难不住我。”

马定安眉头皱了几皱,又问张二保:“若是你杀的人当有凶器,凶器在哪儿?”张二保说,他已经记不清他把刀藏在什么地方了。一听这话,马定安心中的疑惑就更重了。案发到现在一天还不到,要真是张二保所为,怎么会记不起凶器藏在了什么地方呢?既已承认了杀人罪行,又为什么还要隐藏凶器?

可是张二保却坚决说尚益才就是自己杀的,马定安只好再次将张二保关回了牢里。

当天夜里马定安又来到尚府仔细勘查了一番,回到衙门时天已经亮了。虽然一夜没有睡,马定安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倦意,反而流露出一缕如释重负的感觉。就在这时有衙役来报,尚益臣来了。马定安一惊,然后微微笑了笑,赶快出去迎接。

马定安一来到大堂,还没有行礼,气势汹汹的尚益臣就问尚益才被杀一案的进展情况。马定安就把这几天审讯,以及张二保认罪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尚益臣说:“他既然已经认罪,就赶忙签字画押,然后斩首。”马定安说:“张二保虽然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可是其中疑点非常多,凶手应该另有其人。此案还须再审。”

尚益臣大怒说:“满嘴胡言,我看你分明是袒护张二保,我叫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马定安淡淡一笑说:“人命关天,下官不敢做主,如果尚大人认为此案可以结案,就请书面示下,免得日后叫下官为难。”

尚益臣不屑地看马定安一眼:“真是不识抬举。”说着坐到大堂上,展开纸墨用左手写了起来。马定安看着他,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

很快尚益臣写好了,他走下大堂将字条扔给马定安:“这下行了吧,赶快叫张二保签字画押。”

马定安点点头,升堂,命将张二保带上堂来。很快张二保被带了上来,衙门外也挤满了来看热闹的百姓。马定安大声地说:“张二保,你目无王法,为报私仇而杀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没说的了,只求一死。”张二保说。马定安哈哈一笑:“好,那本官就成全你。来啊,叫张二保签字画押,关进死囚牢,秋后问斩。”

衙门外的百姓一听这样的判决,暗骂马定安是不为民做主的昏官,有的干脆骂出了声来,可是马定安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又对衙役们说:“怎么还不动手?”“慢着!”马定安的话音未落,进来一个非常强壮的年轻人,他大声说:“尚益才是我杀的,与张二保无关。”看着这个年轻人张二保显得很吃惊。

马定安一怔,然后淡淡一笑:“该露面的终于露面了。”他对尚益臣说:“尚大人,又有人来认罪,我们是不是将此案重新审理?要不然,报错了仇,令兄在地下也不会安息的。”

谁知尚益臣非常不耐烦地说:“不用再审了,既然他也来认罪就和张二保一起斩首吧。”马定安说:“也不急于这一时,还是审审再说吧。”说着也不顾尚益臣的反对,一拍惊堂木向年轻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为什么要杀尚益才?”

年轻人显得很不以为然地说:“我叫杨立功,外乡人。尚益才鱼肉乡里,打死了张二保的母亲,我出于义愤才将其杀死。”话音未落,张二保一把将年轻人推到一边:“你胡说,人是我杀的,根本不关你的事。”这位杨立功笑笑说:“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就不要管了。”“可是……”张二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马定安一拍惊堂木叫张二保闭嘴。

接着马定安又问杨立功:“那我问你,你是如何杀死尚益才的?”杨立功回答说:“我飞身进入尚府,然后一刀捅在尚益才的胸口之上,他一声不吭就死掉了。”马定安又问:“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么?”年轻人说:“没有,你问这个干什么?”马定安哈哈一笑说:“案情终于大白了。你知道么,你杀掉的只是一个死人。”

马定安的话还没有说完,衙门外的百姓就嚷成了一团,衙门内的众人也显得很吃惊。杨立功不知道马定安在说什么,更是吃惊。而尚益臣却不乐意了:“马定安,他们既然已经认罪,你为什么还帮他们开脱?马上叫他们签字画押,本官要亲自监斩。”

马定安看着尚益臣:“尚大人,你为什么这么着急要杀掉他们呢?”“当然是为我大哥报仇。”尚益臣说。马定安说:“既是为了报仇,为什么等不及案子审理清楚呢?”

尚益臣一怔:“放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马定安微微一笑,又忽然非常愤怒地说:“因为杀死尚益才的人不是他们而是你!”一听此话,众人又是一阵惊叹。

尚益臣大怒:“马定安,你满嘴胡言,你就不怕我摘了你的乌纱帽?”马定安说:“我没有胡说,昨天晚上,我到尚益才府上又转了一圈,发现了很多疑点。首先令兄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在胸口,一处在咽喉,刀口不一樣,这说明凶手是两个人,要是一个人的话就很难解释行凶为什么会带着两把刀。胸口的刀口虽然很深,但没有伤及心脏,应该不会马上毙命,甚至还应该有反抗才对。但是我还发现此处的伤口只有一点血迹,这不符合常理,唯一的解释是,当这一刀刺进去的时候,尚益才早已死了,所以才没有大量的血流出来。刚才杨立功交代的恰恰印证了我的判断,所以杨立功杀的只是一个早就死了的尚益才。而真正置尚益才死命的是咽喉的那处伤口,此处的伤口由右往左加深,说明凶手是个左撇子,因为只有用左手切出的伤口才是这样的状况,而你尚大人恰恰就是个左撇子,你写这张字条的时候,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啊。”

说着马定安将字条扔到尚益臣的面前。尚益臣显得很紧张,但他又努力掩饰:“你,你胡说,我是左撇子不假,可是我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亲大哥呢?”“你问得好,因为尚益才让你给他弄个官做,你不肯,他就拿着他这些年在归德府给你搜刮的民脂民膏的账本来威胁你。这时尚益才在你心里根本就不是你的大哥了,而是威胁到你前程的仇人,所以你就决定痛下杀手。”“你,你胡说!”尚益臣语气越来越弱。

“这就是证据,”马定安将一个账本摔在案上。“账本怎么会在你这儿?”尚益臣很吃惊。马定安说:“当我第一次看到凶案现场的时候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就是现场好像被翻过。如果真是张二保报复杀人,那他杀了人还要翻找什么呢?尚益才身上的几十两银子一分不少,说明那人要找的不是银子,真正的凶手一定在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可惜没有找到。”

尚益臣一惊:“你,你是在哪儿找到的?”马定安说:“就在尚益才的鞋里,昨天晚上我仔细检查了尚益才的全身,发现他的两只鞋的鞋底比普通的要厚很多,打开一看,里面藏着一个账本还有你写给他的信。”这时的尚益臣脸色都变了,他颤颤地狡辩说:“这根本就不能说明我杀了他。”“那只能把尚益才请到这大堂上来问话了。”马定安又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吃惊的话。

尚益才不是已经死了么?马定安怎么说把他请上堂来呢?这其实就是个策略,吓吓尚益臣,果然无比疑惑又无比惊恐的尚益臣彻底崩溃了。他说,这绝对不可能,当时下手那么重,尚益才怎么会不死呢?

正像马定安说的那样,尚益臣尚益才两兄弟为了自己的目的,反目成仇。尚益臣为了自己的前程,就在那天夜晚悄悄地来到了尚益才的府中,趁尚益才不备掏出匕首就朝尚益才的脖子上割了下去。而就在尚益臣得手后出去不久,白天看到尚益才的罪行,一腔义愤的杨立功又来了。当时已经死去的尚益才背靠在太师椅上,杨立功不辨生死,一刀就刺在了尚益才的胸口上。就这样,杨立功以为是自己杀死的尚益才。

后来,尚益臣将几张尚益才的银票放到张二保后院的草丛里,嫁祸给张二保。不是自己干的事,张二保当然不承认了,可是被关起来的那天晚上,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杨立功。

尚益才踢死自己母亲的当天,张二保虽然扬言要杀死尚益才,可是他知道尚益才势力庞大,想杀他谈何容易?一时想不开,就有了轻生的念头,就在他要把脖子伸进自己做好的套子里准备上吊的时候,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杨立功救了他,并说自己会帮张二保报仇。直到尚益才真的被杀,自己被抓,他才知道这个杨立功说的都是真的。人家帮自己报了仇,自己当然应该认罪,不能拖累恩人,所以后来他就承认尚益才是自己杀的。

而面对张二保的忽然认罪,马定安虽然疑惑,但是他还是隐约地感觉到张二保在努力地保护着谁,所以在大堂他故意听从尚益臣的话,要判张二保死罪,杨立功果然出现了。

几天后,尚益臣被朝廷罢官,打入死囚牢,张二保无罪释放,而杨立功也因“杀的是死人”而判无罪。归德府的百姓欢呼了,他们大喊马定安是好官,马定安亦欣慰地笑了。

选自 民间故事选刊·上2019年2期

"归德府疑案(今古奇案)"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